視頻: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成立總部落戶上海  來源:上海東方高清
  中新網7月16日電 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日前在巴西舉行。馬來西亞《南洋商報》16日刊文稱,中國、印度、俄羅斯、巴西和南非,在全球政治與經濟的分量都舉足輕重。後危機時代,金磚國家是徘徊於中等收入的陷阱?還是甘為發達經濟體的附庸?隨其經濟周期沉浮,這是金磚國家面臨的艱難選擇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從2009年全球危機正酣時至今,金磚國家全球經濟話語權在提升。據統計,金磚國家對全球經濟的貢獻率超過50%,其經濟總量為全球的21%。過去5年,金磚國家由4變5,通過有序協商的時間表和步步為營的路線圖,金磚國家致力於經濟一體化,以展示不同於西方主導下的新興國家的新的發展模式。
  本次峰會,金磚國家開發銀行、金磚應急籌備基金和金磚能源聯盟等,要取得實質進展。千億美元的儲備基金,將為金磚國家應對後危機時代的金融挑戰提供支持。能源合作,也為金磚國家的能源安全提供了保證。
  金磚國家面臨著挑戰
  伴隨著美國量化寬鬆政策的退出,美歐發達經濟體,漸趨走出危機陰霾,但在美元升值預期之下,新興經濟體出現了資金外流、貨幣貶值和經濟疲軟的通病。全球危機由華爾街投行破產開始,由貨幣寬鬆萎縮退出終結,是否成敗皆由美國和美元。這更凸顯金磚國家經濟一體化和金融合作機制化的現實必要性。
  美歐世界複蘇,金磚國家萎靡,輿論場出現金磚國家“成色不足”和“曇花一現”的觀點,金磚國家甚至被嘲弄為“脆弱五國”。世界經濟,誰主沉浮?西方世界恢復了以往的自信,金磚國家則面臨著挑戰。
  作為新興經濟體,金磚國家經濟上的確存在先天不足,經濟發展的內涵不如發達經濟體。中印雖為製造業大國,但缺少獨有知識產權,產業轉型的壓力較重。俄羅斯、巴西和南非則屬於典型的資源輸出國,產業結構更為單一。因而,金磚國家容易受制於外部市場,波動較大。
  後危機時代,金磚國家是徘徊於中等收入的陷阱,還是甘為發達經濟體的附庸,隨其經濟周期沉浮,這是金磚國家面臨的艱難選擇。
   擺脫政治地緣滋擾
  機制合作當然是第一位的。真正的經濟全球化其實始於二戰後,美歐日拋卻了零和競爭的戰爭游戲。以美國為核心,構築了太平洋和大西洋兩岸的政治軍事同盟。與此同時,全球經貿金融體制的耦合也成為美歐日領袖全球的關鍵,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到世界銀行,從世貿組織到“七國集團”,美國為代表的資本主義呈現出大航海時代以來高度繁榮的時期。美元、市場經濟、信息技術和創新創意,成為美國領袖全球經濟的法寶。
  金磚國家,要想超越西方世界,除了借鑒甚至是“借殼”發達經濟體的機制經驗,更要擺脫政治、地緣上的滋擾和各自為戰的算計。切實履行已經達成的機制共識,穩步前行,才是正道。
  此外,金磚國家根據本國實際,彌補產業發展的短板,在確保互補共贏的基礎上,儘快使金磚國家發展水平相對平衡。如此,才能減少分歧深度合作。後危機時代,金磚國家合作之路依然漫漫修遠。(張敬偉)  (原標題:南洋商報:金磚五國面臨的機遇與挑戰)
創作者介紹

walmart

oz59ozth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